核心提示: 在香港沦陷的三年零八个月里,本来在“孤岛天堂”避难的百姓再度流离失所,纷纷逃至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惠东宝地区。有不堪被欺凌的民众加入东江抗日游击队,拿起武器奋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香港沦陷的三年零八个月里,本来在“孤岛天堂”避难的百姓再度流离失所,纷纷逃至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惠东宝地区。有不堪被欺凌的民众加入东江抗日游击队,拿起武器奋起救亡,在这些英勇战士中间,就包括胡生、黄燕萍夫妇,他们在战火中相识,最终结为革命伴侣。

  弃商从戎

  胡生,别名胡成亮,惠阳镇隆皇后大队楼下村人。和那个时代许许多多的年轻人一样,胡生随同村人来到香港学艺,成为一名缝衣学徒,经过多年积攒,有了自己的成衣店,胡生取名为“亮记”。

  逐渐看到光明希望的生活,却被战火毁灭,1941年12月25日,日军的炮火把圣诞节变成黑暗岁月的开始。百业凋零,胡生的成衣店也难以为继,转向内地做故衣买卖。

  当时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以港大运输公司为掩护,经常来往于香港和内地之间,秘密从事抗日工作。胡生经常通过港大运输公司运送故衣,在生意往来中认识了黄卓如。黄卓如是惠阳最早参加共产党的同志,在他的介绍下,胡生开始接触到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在惠阳地区组织民兵自卫队、农抗会,向土豪劣绅要求减租减息。1943年11月,胡生回到家乡惠阳,正式加入东江抗日游击队。

  逃亡深圳

  胡生与妻子黄燕萍相识于香港。

  1944年初春的一个晚上,胡生返回香港接妻子回惠阳一起参加抗日,经历了一次生死历险。胡生和黄燕萍及其他几位同志,在夜色掩护下在香港一个不知名的小海滩上坐上了一艘载货的木船,在夜色的掩护下开往深圳小梅沙。

  他们在半路遇到日军巡逻艇,日本兵操着机关枪朝木船一阵扫射。夜黑风高,海风吹得人喘不过气来,木船侥幸躲过子弹。胡生和黄燕萍狼狈上岸后,沿着海边的羊肠小道,翻山越岭,许久才看到有人家微弱的火光。但怕后有追兵,不敢停留,连夜步行到龙岗坪地,找到联络点,才安下心来。

  两人回到镇隆皇后村后,胡生会同抗日游击队的卢荣、李健,一起组织民兵和宣传抗日工作。黄燕萍加入叶芳负责的民运队伍,同年8月到镇隆新区人民政府,参加抗日工作。

  “吃百家奶长大”

  胡生带领武工队,在深圳横岗、坪山一带打仗,黄燕萍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儿胡慧明跟着胡生居无定所。战事稍缓可以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多一两天,否则每晚都要转移驻地,每次黄燕萍都抱着襁褓中的胡慧明走夜路,躲避敌人的追踪。

  有一年的农历初八,武工队的同志跟着胡生出外准备作战。有一名叫江克辉的战士,前一天刚刚升了做班长,由于麻痹大意,在山顶上撑了一把伞小憩,结果被敌人的便衣一枪打中牺牲了。

  武工队闻讯马上撤退,在这样的危急情况下,婴儿容易成为敌人目标,暴露武工队位置,胡生反复考虑之下,忍痛割爱,想将出生不到50天的女儿胡慧明送给老乡抚养,黄燕萍割舍不下,最后反复商量,决定由婆婆黃观娣代为抚养。黃观娣带着年幼的孙女四处躲避敌人追杀,四处乞奶乞食。长大后的胡慧明回忆说:“我是吃百家奶长大的”。

  火山武工队

  1946年,东江纵队主力根据指示北撤山东,胡生和黄燕萍根据组织的安排重返香港,胡生重操旧业,做回老本行缝衣工作。胡生热衷于工人工会工作,在位于香港上环四方街的西福堂缝衣工会里,他被推举为广东籍缝衣工会主席,带领一千多名工人,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

  1946年,胡生回到故乡镇隆,与黄卓如一起组织了火山武工队,开展武装斗争。当时武工队的活动范围包括镇隆乡、甲子乡、广和乡等7个乡,范围广人员杂,还处在白色恐怖下,给武工队队员开展工作带来了很多困难。1948年下半年,武工队驻地在镇隆长龙田螺墩山脚下时,一天晚上,村头来了一个形迹可疑的陌生人,武工队在半夜撤离时遭遇枪战,在密林里狂奔了一个通宵,天亮才到达山顶,暂时脱离危险。

  晚年岁月

  上世纪50年代,胡生夫妇从惠阳军区退伍,胡生在广州市冶金局任职,于1988年去世。黄燕萍从惠阳妇幼保健所财务的岗位上退休后,跟着五位子女颐养天年,直到2014年3月以90岁的高龄去世。当时,黄燕萍一家已是四世同堂,她的五位儿女分别定居广州、香港、深圳和澳大利亚。老人家时常兴致勃勃地到每个儿女所在的城市居住,79岁那年,身体硬朗的黄燕萍搭乘飞机飞到澳大利亚,在女儿家小住,游历澳洲。

  但黄燕萍最有感情的还是深圳,女儿胡慧明一家就定居在深圳莲塘,这里离小梅沙很近,1944年,胡生夫妇从香港连夜回到内地,就是在小梅沙上岸的。

最新推荐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