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网站2016年12月30日刊文称,在一年的政治动荡之后,2017年不太可能一帆风顺。以下是今后一年全球各地的关注指南,包括唐纳德·特朗普掌权、英国缓慢脱离欧盟以及&l

  

 

  网站2016年12月30日刊文称,在一年的政治动荡之后,2017年不太可能一帆风顺。以下是今后一年全球各地的关注指南,包括唐纳德·特朗普掌权、英国缓慢脱离欧盟以及“伊斯兰国”组织在中东自封的“哈里发国家”可能灭亡。

  1.特朗普就职(1月)

  从行为来判断,第45任美国总统将会急于获得成功。

  特朗普承诺将迅速采取行动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修改并替换奥巴马医改计划、废弃前政府的清洁能源政策,此外还有许多其他举措。

  即便特朗普仍然变化无常,随心所欲,这位新总统在就职演说中的措辞以及他就任最初几天的行动还是会为他的政府确立基调。

  另一个格外受到密切关注的特殊场合是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首次会晤。美国情报机构怀疑普京设法帮助特朗普在大选中意外取胜。

  2.英国启动脱欧程序(3月)

  脱欧公投事实上废弃了英国50年来的外交和经济政策。公投9个月后,英国政府将于3月底前启动为期两年的正式脱欧程序。

  目前轨迹尚不清晰,但特雷莎·梅的政府承诺将在启动欧盟第50条脱欧程序之前制订一项计划。尽管该计划或许并不详尽,但英国还是必须制定综合谈判策略。梅将设法避免给市场带来动荡,同时要鼓励对内投资并笼络保守党内的脱欧派。同时做到这三点可能非常困难。

  3.拉卡之战(上半年)

  “伊斯兰国”组织的圣战分子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攻城略地,令全世界许多国家感到恐惧。如今,他们在这两个国家节节败退已达将近两年之久。近几个月的重点是争夺对摩苏尔控制权的战斗。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2014年被该组织的极端分子攻克。

  根据摩苏尔之战的进展,下一步的目标将是“伊斯兰国”组织事实上的“首都”——叙利亚城市拉卡,时间可能是在2017年年初。

  4.法国总统大选(4月~5月)

  在英国脱欧、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否决的公投结果断送马泰奥·伦齐的意大利总理任期之后,接下来就是2017年利害攸关的大选了。法国政界将设法遏制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的崛起。

  尽管勒庞可能会在第一轮投票中获胜,但外界广泛认为她会在第二轮投票中落败,因为温和派选民将会团结起来反对她。热门人选是保守的共和党人弗朗索瓦·菲永。

  不过,主流政党存在分歧,而且勒庞在劳动阶层选民当中享有极高的支持率。此外,2016年令人大跌眼镜的数次投票结果表明,不能认为任何投票胜券在握。如果她能获胜,欧盟可能将面临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危机,严重程度超过了英国脱欧。

  5.伊朗总统大选(5月)

  四年来,哈桑·鲁哈尼出人意料,给伊朗打上了自己的印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国与美国和其他五个世界大国达成的核协议。

  如今,核协议因为特朗普即将上台而面临压力,因为后者有时郑重表示要废弃该协议。在这种情况下,鲁哈尼面临着连任的挑战,因为强硬派将试图对这次选举施加影响。他是否能获胜,伊朗是否会走上更具对抗性的道路,将对中东乃至中东以外的地区产生重大影响。

  6.美联储升息(全年)

  美国的利率与油价一样,是能够摇撼世界的经济要素。对许多人和许多国家来说,2017年的关键问题是利率会升高多少。

  美联储12月调高了基准利率,而这仅是金融危机以来的第二次。预计美联储在2017年将三次升息。市场并不认为收紧措施会有这样大的力度。不过,事实上利率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本人承认尚未把特朗普效应纳入考虑。如果这位当选总统的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获得国会支持,可能会把利率推到更高的水平。

  特朗普胜选后,债券持有者以及墨西哥比索和土耳其里拉等货币已经遭受了重创,如果他执政后的政策增加全世界的货币成本,打击可能会更大。

  7.土耳其公投(上半年)

  将近15年以来,埃尔多安试图扩大自己在土耳其的权力。通过这种手段,他已经成为自土耳其国父凯末尔以来最具影响力的领导人。

  2017年,埃尔多安可能终将实现自己最重要的野心:他正式大权独揽,作为无可争议的国家和政府首脑统治土耳其。

  在经历了包括未遂政变和一系列恐怖袭击在内的血腥一年之后,支持赋予埃尔多安更多权力的民意有所增强。4月或5月可能会举行公投。总统很可能会把“支持”的投票结果说成是顺从民意。他的反对者将会认为,投“反对”票是防止独裁的最后机会。

  8.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秋季)

  数百年来,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强大。

  与此同时,中国还要设法应对其他重大挑战,其中包括25年来最缓慢的经济增长,以及与特朗普的紧张关系可能加剧。

  9.德国大选(9月~10月)

  如今,默克尔是欧洲最重要的领导人。但是,在2017年,随着默克尔谋求第四个任期,她面临着严峻的竞选挑战。

  现有政党的问题很可能会显著加大打造稳定同盟的难度:民众对默克尔在移民问题上的自由派路线感到懊丧;作为她当前执政联盟的伙伴,社会民主党长期以来不断衰落;传统盟友自由民主党则前景难料。

  反欧元和反移民的德国选择党将试图抓住这个机会捞取好处。默克尔将努力确保在国内的弱势不会破坏她的关键国际作用。

最新推荐

热点排行